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,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。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,在你心中唤醒我,以便你永远醒来。——阿瓦塔美赫巴巴 [13-07-21 3:22:02]
欧洲之行
作者:宝·喀邱瑞 发布时间:17-12-20 浏览次数:160 [ ]

为美赫巴巴一个月西方旅行的集中准备开始。涉及预定机票、在各地逗留日期等信件来来往往。玛妮的打字机从不闲着。过去几个月,电报信函从英、美、瑞士和澳洲纷杳而至,巴巴一一予以指示,玛妮不厌其繁地回复。

满德里担心巴巴的健康,就他的饮食,1956年3月9日玛妮致信艾微·杜思:

“纽约组一直问巴巴的饮食建议。我告诉他们,这些日子巴巴不(像我们)吃辛辣食物或咖喱,因此不必特意做印度饭菜。他爱中式和法式烹饪。他和男子们会吃鱼,但不吃肉。巴巴爱吃软煎鱼(无骨鱼片不错)和软米饭。他喜欢酸奶,不喜太多蔬菜(尤其豌豆类)。此外,我叫他们别担心——巴巴口味简单,(不喜硬脆食物),而美国食物,就像其人民,是如此“博采众长”…….巴巴不仅吃得少,且是我们认识的人中吃得最快的。”

1956年6月4日,玛妮致信艾微,复提及巴巴的饮食:

“针对巴巴饮食的爱心咨询,我本想给吉蒂船运一些木豆等食材,可在谈论行程时提到这个话题,巴巴显然不希望我寄。他在这里总吃豆糊米饭,到了西方想彻底改变饮食,吃西餐。巴巴不希望任何人为饮食操心,不想让吉蒂(及纽约等地的其他相关者)把时间花在为巴巴做饭上,因为他想让你们都尽可能多陪伴巴巴。请将此转告“能量”——我在下封给纽约组的信中也会重申这点……”


曾通知西方爱者,如果他们能承担本次旅费,巴巴打算7月前往。通知说:“巴巴知道,在你们都(为今年闭关)做了最慷慨的爱赠之后,这在目前有多么困难。他知道,他们是怀着多大的爱和牺牲寄来这些礼物,并向每一位送去他的爱。”

巴巴任命纽约杰克逊高地的玛莉安·弗洛雪姆(昵称“能量”)为本次行程做一切必要安排。“美赫巴巴接待委员会”成立,玛莉安任主席,弗雷德·温特非特任副主席,另从纽约跟随者中选出7名成员,预计筹资12000美元,用作巴巴和4名男满德里的旅费。伊丽莎白·帕特森在默土海滨,鲁丝·怀特在洛杉矶,阿格妮丝·拜伦在奥亥,拉德·丁普夫尔在旧金山,也设立了接待委员会。艾微和邓·斯蒂文斯组建了宣传委员会。欧洲,威尔·白克特在伦敦做安排;瑞士的海蒂·默敦斯和艾琳·比罗,为巴巴访问苏黎世做准备。澳大利亚,弗兰西斯·布拉巴赞、比尔·乐裴基和伊娜·列蒙,在悉尼和墨尔本安排膳宿、预约和会见。

印度总理贾瓦哈拉尔·尼赫鲁,受德怀特·艾森豪威尔总统之邀,定于7月6日至10日访美。巴巴不愿与尼赫鲁同期访美,遂决定不按原计划7月首周离印,改为中旬启程。(后因艾森豪威尔的健康原因,尼赫鲁的访美延至12月。)

1956年7月16日,巴巴由埃瑞奇和尼鲁陪同,离开萨塔拉,当天到孟买,住在纳瑞曼家。阿迪和美赫吉加入。巴巴仍在闭关中,尽管印度各地数百人请求到孟买机场为他送行,但他未准。他中断闭关一个月,完全是为了给西方爱者撒晤斯。

当天午夜,巴巴同埃瑞奇、尼鲁、阿迪和美赫吉,乘印航103班机(经济舱),飞离圣克鲁斯机场。赴伦敦途中,在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和黎巴嫩的贝鲁特,各停约一小时。下午飞抵苏黎世的科罗登机场,在机场接见了近35名欧洲人。亲密爱者海蒂·默敦斯、艾琳·比罗、海伦·达穆、马克斯和吉塞拉·海富里热携三女,从机场楼厅看巴巴和满德里下飞机,走向艾琳预订的会议室。巴巴一一拥抱海蒂、艾琳、马克斯等人。海蒂曾担忧女儿安娜·凯特琳娜在4点15分前来不了,错过见巴巴。飞机正巧因风暴延误一小时,她也得到巴巴的拥抱。海蒂的儿子托拜厄斯(托比)给巴巴戴花环。之后巴巴坐下,与爱者交谈。

对瑞士组,巴巴谈到埃瑞奇的力量和儿童般温和,又说:“这一切都是想象,仅仅存在于想象。你们肉眼看见的,不是巴巴;只是我的身体——一件外衣而已!巴巴是无限的,你们用肉眼看不见他。”

要马克斯·海富里热讲了1954年在美拉巴德,巴巴怎样叫他摸二头肌,表示“我很强壮,感受一下。”此刻巴巴补充道:“我很强壮,是最强壮者!同时又孩子般柔弱精致。”

聚会者中,有精神病学家卡尔·荣格博士的印度裔学生,阿文德博士。在场者还有首次来见巴巴的梅达特•鲍斯博士和休贝博士。

告别欧洲组前,巴巴说:“我为这次行程,中断严密闭关,但回印后,将继续闭关,直到明年2月15日。”

启程时间到了,巴巴再次拥抱每个人。吉塞拉·海富里热回忆:“巴巴给我们全都倾注爱。时光荏苒,一切消散,只留下被他拥抱的强烈印象和炽热之爱。”

艾琳·比罗、海蒂·默敦斯及马克斯·海富里热,陪同巴巴和满德里赴伦敦。飞机上,巴巴给三人指定座位。飞机起飞,升至一定高度后,巴巴手张开贴在机窗上,朝外凝视片刻,面部表情专注,似乎希望俯瞰整个国土。不久,巴巴让他们换座位:海蒂坐艾琳的座位,艾琳坐到巴巴背后,马克斯挨着尼鲁坐在巴巴前面海蒂的座位。“马克斯和尼鲁是旧友,”巴巴评论。

当晚,在班机飞近法国巴黎时,巴巴问马克斯:“我要穿袜子吗?”马克斯说要,以为巴黎天气比苏黎世凉。巴巴听从建议,结果错了,气温更暖。

两年前,菲利普·杜珀斯的朋友,C·E·杜布福特,曾联系马克斯,想了解巴巴。马克斯给巴巴看了他的信,信中说他想见巴巴,巴巴若是同意,他将在机场迎候。巴巴同意,飞机着陆巴黎时,简短会见。巴巴问杜布福特是否读过《神曰》,并敦促他阅读。还说:“你和我有着久远的联系。”并指着一杯果汁,对杜布福特谈到酒醉与神爱陶醉的不同效果:“一个人在酒醉中忘掉自己,但在神爱陶醉中失去自己,忘掉一切——包括自己。”并给杜布福特留言:“愿你开始爱至古者巴巴!”

巴巴一行飞离巴黎,在机上用晚餐,17日晚8点15分抵达伦敦。威尔与玛丽·白克特,查尔斯·坡德穆,迪莉娅·德里昂,敏塔·托雷达诺和丈夫格林·巴顿,在机场迎接。四部轿车将巴巴和满德里等,接至白金汉宫路巴巴曾下榻过的鲁本斯酒店。首先驶离机场的巴巴坐的车,却最后到达酒店,其他人都在迎候。

巴巴明显累了。旅途三日未眠。站在挤满人的电梯后部去房间。威尔·白克特写道:“在酒店客人当中他显得疲惫可怜;生动地示现完美的谦卑。”

为巴巴订了一间舒适的套房,满德里住另一间,还预定了底楼大厅用作达善和会见。(威尔、玛丽、迪莉亚、基思·瑟克住在同一家酒店。)巴巴不顾疲惫,传话说他将在房间接见在酒店等侯和到机场接他者。对他们谈了一会儿,说将于次日上午个别会见。

来者有福瑞德·马克斯、汤姆与多萝西·霍普金斯、查尔斯·坡德穆之子埃德蒙、迪莉亚的兄弟杰克·德里昂、艾妮塔和罗杰·维埃亚尔。还有迁居伦敦不久的小阿迪及妻子芙芮妮、儿子达拉。

7月18日,巴巴从上午9点半开始个别接见14人。并对艾妮塔和罗杰谈到菲利普·杜珀斯。叫罗杰打电话给杜珀斯:可能的话来见巴巴5分钟,然后回去。威尔·白克特领来夏飞。下一个是在萨塔拉见过巴巴的曼彻斯特青年基思·瑟克。

霍玛·达达禅吉也在伦敦。仍然为兄弟诺泽之死悲痛。巴巴安慰他:“诺泽直到最后一息都在想念我,现在和我一起。你应该高兴。一切众生都在我里面,莫担心。他已到我这里。”

会见艾琳·比罗之后,巴巴对J·M·皮尤解释了三类知识和确信:“智力、亲见、成为”。

对做演员的埃德蒙·坡德穆,巴巴说:“通过时而想我,不放弃执着,但也不成为它们的奴隶。”埃蒙德应道:“当然,我是在您的爱与教导氛围下,由父亲养大的。”

一对法国夫妇,罗伯特·安东尼和52岁的妻子伊枫,与安德蕾·阿伦一道从巴黎来见巴巴。伊枫首次听说巴巴,是在1940年德军空袭巴黎期间。当时,她在拜访朋友,二人匆匆躲到地下室。警报结束后,电梯坏了,她们只得步行上六楼。上楼时,她们搀一名老妇走上她在四楼的公寓,到门口,老妇合掌说:“谢谢您,巴巴。”
“巴巴是谁?”伊枫问。
老妇立刻给她一张小纸条,上面印着:“师利美赫巴巴,写信联系印度美拉巴德或纽约马切贝利王妃。”

二战期间,不准人们与国外通信,但1945年战争结束后,伊枫·安东尼立即致信巴巴,并接到巴巴通过阿迪的复信:“我知道你,一直在保护你。”

终于见到巴巴的伊枫回忆:“我们走向一间小休息室,巴巴坐在沙发上等我们。我看见他的第一印象是见到一位光辉生命;满屋明亮白光。”

罗伯特·安东尼做少年犯工作,甚感疲惫。巴巴对他说:

不要被他们压倒,相反要提升他们,寻找他们内心的神。只要是心灵说话,语言则无关紧要。神在一切众生里。无处不在。无需言语。他不听口舌的祈祷,却听心灵的。总是保持开心,哪怕在逆境中。没有动荡,就不能检验你保持冷静的能力。一个人必须努力总是保持开心。必须努力使他人开心。

会见后,安东尼夫妇当晚飞回巴黎。

对不同的家庭,巴巴的方法既个别又全面,当他同时拥抱一对夫妇时,夫妇俩都感到婚姻进入了新阶段。

汤姆·霍普金斯1952年首遇巴巴。对这次拥抱巴巴,他回忆说:“我记得给他拥抱时,感到你拥抱他时总感到的奇妙感受:既轻盈又坚实,似乎极真切又不可捉摸。”

问霍普金斯有没有话想说。他说:“巴巴,我很开心见到您,可我无法接受您是神。我的头脑无力认出您是神,可我感谢您为我做的。”巴巴回应:

这有什么关系?每晚睡前,只管想我一分钟。但不要想你此刻看见的我;要想我的真相。不管做什么,把一切留给我——好的坏的。神知一切,坚信这一点,莫担心。是我把这些话放入你心里的。每天睡前,只是想:‘我必须在人人在处处见巴巴——作为巴巴的巴巴’,有一天你就会看见。

巴拿马的奥蒂利亚·德·特赫拉,1952年在默土海滨见到巴巴。她也来到伦敦,对巴巴说:“您给了我极大帮助。”
“是因为你的爱。”巴巴回复。

哈吉万·拉尔的两个儿子,印德和苏甘德,在伦敦上大学。他们也来到饭店,巴巴强调:“远离诱惑,过圣洁生活,尽量常想我。”

福瑞德·马克斯告诉巴巴,他对巴巴的爱加深了,巴巴拥抱他,对此高兴。(福瑞德和小阿迪合伙做古董生意。)

另一个爱也加深的,是莫莉·伊芙女士。她是和全家一起来的。后来回忆,当时她跪在巴巴面前:“我想必合上了双眼。不知缘由,就这么做了。我感到巴巴的手捧着我的脸——他的手太美了。是那么柔软。令我永志难忘。我常想起。仍能感觉到那双手。”

一男子就财务困难请示巴巴,巴巴叫他每日在指定时间大声念他的名7遍。可该建议引起抵触,他说会影响他的家居生活。巴巴强调了其灵性疗法的必要和简单性,他答应尽量奉行。这样,他与巴巴的“一分钟”会见延至7分钟。

马克斯·海富里热上午最后一个见巴巴。瑞士组(他、海蒂和艾琳)相处不总是融洽。马克斯是理智型的,艾琳刚好相反。不过,自从到伦敦,和巴巴一起,和平与善意恢复。

英国团体中亦有分歧。巴巴在首次接待公众前,于下午会见他们一小时。他们曾为在英国做巴巴工作,成立美赫联盟,巴巴任会长。会见中,人人倾吐怨言,巴巴说次日再见他们时做决定。

7月18日下午,120多人来到酒店大厅达善。威尔、玛丽和查尔斯坐在巴巴身边,多萝西、汤姆和迪莉亚领每人分别见巴巴1分钟。为介绍新来者,福瑞德·马克斯胸前佩蓝饰带,侍者般站在门口。巴巴给达善者糖果帕萨德和他的照片。来者中有:达琉士·霍迪瓦拉、菲利斯(多年前在东查拉科姆见过巴巴)、安·鲍威尔、迪娜·帕特尔(弥奴·卡拉斯的姊妹)和儿子霍桑、玛格丽特·克拉思科的姊妹、威尔·白克特的姊妹、查尔斯·坡德穆之妻安东尼娅、米莉森特·迪克斯和诺曼·富兰克林。

威尔·白克特描述如下:“招待会揭示巴巴对每一个访客,都有独到的认识。对一个人,意味深长一瞥;对另一人,爱抚其面颊,或者轻拍其臂。对首次会见时巴巴握手问候者,这次热情拥抱。有的人期盼建议未果;而有的期待至少见10分钟向巴巴诉苦者,则听到熟悉的‘我知晓一切,会帮助你。’最显著的是那些亲友团,孩子和父母首次同来见巴巴,巴巴的目光从儿子转向父亲,传达着爱,其中父子乃至全人类发现自己重获新生。”

一年轻女士和男友正巧散步路过酒店。见人们在里面排队等候达善,也加入。轮到他们时,巴巴打招呼,女子望着面前的发光生命,不自觉地一下子跪在他足前,啜泣不已。年轻男子也跪下,不知道在发生什么。巴巴拍拍二人,让他们坐在他身边地上,度过整个下午。

两个同性恋青年,一个是著名画家,另一个是舞蹈家,也在排队。二人皆是迪莉亚好友,被她劝说来的。他们走近巴巴,顾虑起来,不知会不会受巴巴责备。想到逃离,最终决定留下。忐忑走上前,巴巴望着他们,摊手表示:“密友!”二人如释重负,差点跳过去拥抱巴巴!

43岁的比尔·皮茨,从通灵治疗师兼灵媒吉林厄姆夫人口中首次听说巴巴。在他来前,她警告说:“要极其小心。千万不要对视美赫巴巴的眼睛,他可能使你失明!”结果,轮到比尔来见巴巴时,他闭上眼,低着头!过了一会儿,抑制不住好奇的他,小心翼翼张眼,匆匆偷瞥一下巴巴。巴巴告诉威尔·白克特:“照看他,对他多加关照。”

艾达·珀莉女士也参加了招待会。她和巴巴的首次邂逅是神秘。1931年她在伦敦市中心七晷区经营一家古董店。一天上午她在店里目睹异象。看见她以为是基督的脸。他眼中含泪。她无比惊讶,抬手去摸他的脸时,异象消失了。接着,她朝窗外望了一眼,注意到街对面走过异象中人和两侧的东方弟子。原来是巴巴和满德里在散步。

这次招待会,后来有三名穿着体面的上流社会从接待室出来,其中一女子惊呼:“此人深不可测!此人深不可测!”

有位客人刚到时,感到莫名地消沉,巴巴走过,那种感觉刹那间了无踪影。另一人注意到,随着众人一个接一个来接受他的“一触”,巴巴的活力仿佛衰退。接见结束后,是娱乐和音乐,巴巴神采恢复。

一位女子唱完一首歌,巴巴授述:

一个在内心听到神乐者——无比美妙的音乐,因是原始音乐——失去身体意识,看见神无处不在。

神在人人内里。他在我们全体内,无限,全能。你此时此地感到无助,是因为你在身体中,而这全是幻相,虽然神无所不能。这是何故?因为幻相。因为你和神之间的面纱。

什么面纱?是愚昧面纱。你一旦认识到,身体不是真的,这个身体不是你,愚昧面纱便被揭开。你熟睡时,身体仍在,尽管你不在。身体呼吸,而你熟睡时意识不到其呼吸;你也许梦见吃东西;或梦中去看电影。做梦的不是身体;一定是你。

假设这个身体的腿被砍掉;你的意识毫不受损,也不会感觉自己的存在削减。你还是你,意识未减。头脑理解,但幻相面纱未揭开,因为你仍有愚昧面纱。

你一旦看见内在的神,就获得确信。不复怀疑。就有无限极乐体验。

我祝福你们全体。


巴巴接着说:“现在努力让头脑完全沉默1分钟。”接着是1分钟静默,巴巴继续:

如果那些爱我者,在睡前,像现在这样,让头脑沉默一分钟,默默地想念我,想象我,经常做,那么你们的这个愚昧面纱就会消失,你们就会体验我所说的、人人渴望的这个极乐。

我在闭关期间一概不授语录讯息,但出于对你们的爱,我授予上文。因为我对你们的爱,你们此刻想象我,今后每日在沉默中想象我一分钟。每天如此做;不要中断这个每日联系,届时你们将获得这个极乐。


当晚8点,在鲁本斯酒店举行另一场公众招待会,近175人参加,包括凯瑟琳·普理查德、道格拉斯与莫莉·伊芙、斯蒂芬妮·哈格德、劳顿一家、津井夫妇(1931年为巴巴拍肖像的日裔摄影师),以及艾琳·科尼贝尔的几个朋友。每人见巴巴半分钟,接受帕萨德。汤姆·霍普金斯把每人领到巴巴跟前。威尔和迪莉亚坐在他两侧。巴巴神采奕奕,坐在丝绒垫的紫缎沙发上,背景是紫帘,两边各有一顶大型鲜花华盖,是多萝西·霍普金斯布置的。整晚巴巴威仪不凡容光焕发。茶点蛋糕和三明治后,又是娱乐演出。之后,巴巴让埃瑞奇解释:

你们大家应该都已领到巴巴的礼物,这在印度叫帕萨德,不是平常的礼物。在印度,每次成千上万人来接受他的礼物——糖果类的食物——如获至宝。他们离开后,意识到这是他从内心给予的他自己的一部分。因为这个帕萨德礼物,实际上是爱的种子播在你心间。你会见巴巴时,要心怀此念吃下甜点。

无论置身何处,巴巴都知道;你此刻面对他,当秉持该信念。无论你在什么状态,喜或忧,巴巴都知道——因为他的知识是对心灵的知识,不只是对纯粹言辞的头脑鉴赏。巴巴理解并知晓的是你的心灵——当你接近他,他与你心灵相遇时。这就是与他会面的意义。

你来到他跟前,有许多东西想对他说;其实没必要告诉他。他知道。倘若他不知道,来找他也无济于事。是心灵知识,就不可能被欺骗。

神听见的祈祷是心灵的祈祷,心灵的提升,心灵的痛苦——这才是神关注的。因此,依靠常规宗教修行和仪式,无关紧要,肯定愚蠢。重要的是你的心灵,发自心灵的祈祷。这是巴巴听得见、神听得见的祈祷。

巴巴说,耶稣基督所言“当你祈祷时,要关上门;在暗中祈祷”正是此意。所以,要从心灵祈祷,即使你和千人一起。人们背得烂熟却不解其义,否则神就会听见。

通过献出自己,从心灵祈祷。除非你交出自己,光是念念有词或静止不动,不管用。管用的是心灵的祈祷,心灵的献出。祈祷才被回应。耶稣的意思是,你并未祈祷,你并未要求,因为你未用整个生命真正要求。

要想永远活着,就须为巴巴死去。你若知道其含义,就会明白为什么。这是最深奥的。死不是指肉体死亡;而是指内在死去。


查尔斯·坡德穆宣读1954年巴巴在安得拉授予的《怎样为巴巴工作》讯息。几个人晚到,正要就寝的巴巴说在房间会见他们,不忽略任何人。来者中有一对夫妇,敏塔和丈夫格林·巴顿。巴顿为某事深忧。巴巴向他保证:“我以自身权威告诉你,如果你坚定不移,把念头和担忧全部交给我,就会摆脱绝望状况。”

次日,7月19日上午9时许,巴巴接见美赫联盟成员,化解他们的分歧(主要在威尔·白克特和迪莉亚·德里昂之间)。最后,巴巴任命三名主席——威尔、迪莉亚、查尔斯·坡德穆——每6个月轮换。如果三人中间发生争议,不能达成共识,则由在任主席做决定,全体将此视为巴巴本人的决定加以接受。

巴巴要多萝西·霍普金斯任联盟秘书兼管财务,她也接受了。“这是你们的最后机会,”巴巴打手势,要全体成员握手承诺努力合作。他还亲自安排调拨一部分资金,使联盟恢复稳固的财务基础。给每人一份巴巴讯息《巴巴所指的真正工作》,并要他们出去半小时后回来。威尔·白克特回忆:“巴巴的手势极其生动雄辩,目光威严,解决了我们的所有问题。”

弗兰西斯·帕肯汉·戈德尼是第一次在公众招待会上见到巴巴者之一。这位59岁的英国陆军中校,同斯堪的纳维亚妻子奥拉居住法罗群岛。1955年,艾琳·科尼贝尔,在哲学期刊《声音》上看见戈德尼的照片后,给他寄了一本自己的著作《文明或混乱》。后来艾琳对他说:“投稿人都长得难看,你是最好的!”

戈德尼读完书,在伦敦见艾琳·科尼贝尔,对巴巴有更多了解。戈德尼一直相信基督重临,出于好奇想见巴巴。接到威尔·白克特通知,巴巴将赴伦敦,他喜悦地期待这次见面。巴巴对戈德尼说:“你有许多工作要为我做。”

戈德尼在巴巴跟前感到无比喜悦。“我只想独自呆着,享受那天堂般的喜乐,”他回忆。

在19日私下会见中,巴巴问他:“你愿乘船到印度,为我工作一年吗?”戈德尼说愿意,巴巴让他12月来。他和妻子照办。

之后,巴巴接见《观察家》报刊记者,查尔斯·戴维。戴维第一天曾见过巴巴。寒暄后是如下对话:
巴巴说:“提任何一个问题。”
戴维问:“人何以认识真理?”
巴巴答:“这个问题有两个答案,一个用连篇累牍,一个只用寥寥数语。一言蔽之:通过放弃虚妄。你来告诉我:何为虚假?”
“不持久的东西——幻相。”戴维说。
“说得对,连篇累牍也从此开始。完全舍弃不持久的,你就会证悟真理。”
“但自我有没有持久的部分?”
巴巴答:“有,你(指着戴维),你的大我持久。身体不持久,是幻相,应当舍弃。同理,作为欲望通过你运作的心和能量,也是幻相,都应当舍弃。要舍弃所有这些虚妄,证悟你的真我。”
戴维问:“巴巴,您是神,知晓一切,可您常问我爱不爱您。当然我很爱您。”
巴巴答:“我乐意听爱者说爱我。我知晓一切,这毋庸置疑;但我仍然问。当爱者说‘巴巴,我很爱您!’我感到高兴。打个比方,日常生活中,你遇到一对恩爱夫妇。相互深爱并知道这点,但丈夫或妻子还总是问‘最亲爱的,你爱我吗?’明显答案无不是‘我很爱你。’我高兴问也乐意听我的爱者一再回答‘巴巴,我很爱您。’”

巴巴将瑞士和法国组——马克斯、艾琳、海蒂、艾妮塔和罗杰·维埃亚尔——召到房间议事。这天上午,皇家军乐队经过酒店外的大街。迪莉亚跑来叫巴巴,巴巴微笑着从马克斯的窗户看了看,一边合着音乐打响指,使福瑞德·马克斯想起所了解的主奎师那的个人习惯。 

下午敏塔家举行亲密爱者茶会。艾妮塔将滑稽故事让巴巴开心。在饭店告别时,巴巴说:“这是我最后一次访问伦敦;你们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。你们不知自己有多幸运。因此要全心全意为我生活,为我工作。”爱者们泪眼模糊。

巴巴一一拥抱每个人,下午6点半,同满德里出发去机场。艾妮塔、玛丽和迪莉亚跟巴巴和埃瑞奇同车。一路上艾妮塔的机智活跃了气氛,巴巴也兴致盎然,加入玩笑。巴巴对玛丽保证:“你去世后,将永远和我一起。”

迪莉亚告诉巴巴,不能跟他一道赴美,让她怎样伤心。巴巴回答:“我若知道你能负担旅费,本会建议你去的。”但迪莉亚认为,假若巴巴真想要她去,无论怎样都能成行。

在机场休息室,爱者围着巴巴。巴巴告诉吉林厄姆夫人:“不久你将和我在一起。”(她三个月后去世。)

马克斯·海富里热搬来椅子给巴巴坐。巴巴示意迪莉亚也找个座,又指指一个小废纸桶。迪莉亚将纸桶底朝上放好,坐在上面。有的人强忍泪水,有的潸然泪下,有的心中啜泣。同巴巴的两天共处,仿佛只有两分钟!
两个陌生人驻步凝视巴巴,一个问:“那位是先知?”
威尔·白克特答:“他叫美赫巴巴,他的工作是通过互爱和服务,促进全世界的博爱和理解。”

离开候机室的时间到了,巴巴告诉他们:在他过了海关后,不要在机场等候。爱者的心依依不舍。巴巴和满德里于晚9点半,乘泛美航空71号班机,离开伦敦直飞纽约。

这是美赫巴巴的第十次英国之行。自1931年,至古者在此度过近100天。如他所言,在700年后下次降临之前,这是他的最后一次访问。

石灰翻译  田心校对


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,谢谢合作!
相关附件:无
相关文章[第十四卷]:无
下一篇:[17-12-27] 艺术与神在
上一篇:[17-12-18] 分离之痛
相关评论:
添加评论:
Email:
评论[最多255字节]:

置顶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