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,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。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,在你心中唤醒我,以便你永远醒来。——阿瓦塔美赫巴巴 [13-07-21 3:22:02]
只要放开手
作者:鲁斯特姆·法拉提 发布时间:16-01-30 浏览次数:1233 [ ]

 人们常不解地问起我,为何要舍弃有利可图的事业,选择到美拉巴德去过一种烦扰不堪的生活?为何困苦不堪还要坚持不懈?对此,我确实无可奉告,除了一点——满德里对我的吸引使他们施加的烦扰显得无足轻重。我想我的心灵享受从他们身上散发的巴巴临在,而这份享受无比重要。否则我是无法在那里生活的,支撑我的是巴巴的在。

    不过,我也确实知道几个帮我勇敢迈出辞职一步的事件。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,曾讲过一个对我影响深远的故事。我有一次对这位朋友说,我想舍弃世俗生活,过灵性生活,但情况不允许。他转向我,说:“你还未准备好舍离世界。”见我抗议,他又转向我,说:“你还未准备好。让我告诉你一个故事,会帮你明白我在说什么。”他接着讲了下面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贾纳克王是国王也是至师。有位厌倦尘世、寻神解忧者,来求贾纳克指点。贾纳克对他解释说,给他带来痛苦的是他的执着。并建议他结束世俗责任,来跟随他生活,以便得到帮助。这人说他有两个儿子即将完成学业,等他们找到工作,他就自由了,那时来加入他。还说这大概需要两年时间。贾纳克王便要他两年之后再回来。
    “两年之后他回来了。贾纳克王问他是否准备好了。这人说,孩子们开办了一家生意,因刚刚起步,需要帮助。而且,已有人开始为他的两个儿子提亲,这方面也得他做决定。 所以,他说,也许再过两年他才会自由。贾纳克王遣他离开,叫他再过两年回来。

    “两年之后,此人又回来,向贾纳克王诉苦说,虽然生意尚可,但两个儿媳都生了小孩,需要他帮忙照看婴儿。他怨愤地转向贾纳克王,说:‘我该怎么办?想加入您,但家庭情况不放我走。您为何不做点什么,来帮我改变现状?’
    “贾纳克王回答道,‘我可以帮助你。但首先你得帮我解决一个问题。’
     “那人满脸困惑:‘您需要我的帮助?’
     “贾纳克王答道,‘别担心。很简单,你帮得了。’那人便答应了。贾纳克王走到一根柱子前。紧紧抱住柱子,大呼求助:‘帮帮我!这根柱子把我抱得紧紧的,不让我做任何事。我好不安啊。我受够了。要离开,可柱子不让我走。’
    “又转向那个人求助。那人被贾纳克王的行为弄糊涂了——这不该是一名至师所为啊!
     “于是对至师说,‘陛下,我恳请您注意,是您抱着柱子而非柱子抱您。只要放开手,就摆脱它了。’
     “贾纳克王松开手,向那人致谢。又说,‘谢谢你帮我解决了这么一个难题。’
     “那人神色诧异,‘陛下,这可是常识啊!’
     “贾纳克王微笑道,‘说得对。可你怎么不把这种常识运用到自己生活中去?像我紧抱柱子一样,你抱住那些境况不放,又呼喊被境况所抱?事情就这么简单。只要放手,你便摆脱处境,想干嘛就干嘛。’
    我的朋友讲完故事,转向我:“当你准备好时,处境则拴不住你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这个故事是我“放手”的开始。

     另一个事件发生在我与一位西方巴巴爱者同车去孟买的路上。我们聊天打发时间。谈了一会儿,他问我是否已结婚,我回答说自己是个单身汉,并打算一生如此。闻此,他对我说;‘如果你打算一直独身,那就好好利用你的单身生涯。我也是条单身汉,但我并没有好好利用之。’
    我对他的话感到有点困惑,请他解释。他说,‘有很多单身汉,活得仿佛有家累一般。做同样的工作,跟父母或家人住,存款积蓄,最后撒手人寰。总之,他们过着一种有繁重家室之累者所过的生活。这种单身生涯简直是浪费!’
     他继续说,“那种生活没有风险,也没有回报。我们单身汉应该干点别的。这种赚钱、存款、养家,我们都干过不知多少次人生。也许如巴巴所说,有八百四十万次吧。单身汉有机会去干点不同的,冒冒险啊,反传统啊,满足心愿。应该要么来一趟世界朝圣之旅,要么一生献给服务人类,要么寻找更高目标,求索,冥想,追求真实心愿。”和他道别后,我一遍遍地不断琢磨他话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 帮助我采取决定性步骤的最后一件事,是马度苏丹的一首马拉地语歌。歌词“Koti Janmaat Ek Lava Dava Vari"大意是,“生生死死百万回,就将一生押在神上!” 这首歌深深触动我的灵魂,直到今日,很少有一天过去而我忘了歌词。

     我的头脑试图用银行储蓄的比方,来测量这些词的深度。假设一个人在银行里存了八百四十万卢比,有人向他要一卢比,他会犹豫不决舍不得一卢比吗?——尤其在知道自己保证会得到整个幸福王国之回报的情况下?实际上,巴巴要我们或我舍去的,还不到一卢比,因为我今生的很大一部分,已经花在教育和工作上。

     这三件事都帮助我的头脑坚信值得孤注一掷。我的心灵已经在更深层次知道,所有的世俗执着和欲望都等于零。这与其说是我在企图弄明白该做什么,不如说是我心灵与头脑之间的一场抗争。我的头脑因找到了赌注的理由,而让心灵决定冒险一试,去追求其真愿——这对于我,即美赫巴巴的爱。

译自《真正珍宝 - III》
翻译 美赫言    校对 田心


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,谢谢合作!
相关附件:无
相关文章[真正珍宝]:无
下一篇:[16-02-02] 公义与仁慈
上一篇:[16-01-29] 消除烦恼
相关评论:
添加评论:
Email:
评论[最多255字节]:

置顶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