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,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。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,在你心中唤醒我,以便你永远醒来。——阿瓦塔美赫巴巴 [13-07-21 3:22:02]
唯一的守诺者
作者:鲁斯特姆·法拉提 发布时间:17-10-07 浏览次数:227 [ ]

他留下了签名

下面的故事,玛妮在满德里大厅讲过多次,我很喜爱,因为这帮助我在日常活动中忆念巴巴,感受他的在,而不是在独处中寻找他。
 
“巴巴完全地下降到我们人类的层面,以致我们在与他的日常接触中,忘记了他是神。有很多次,当我们开始对他冒昧造次时,巴巴会严肃地提醒我们:‘别忘了我是神。’
 
“很容易就忘了这点,因为他是那么富于人情味。他能完全降到每个人的层面,对圣人,他成为圣人;对孩子,他是孩子——这只有神能做到——彻底降到对方的层面,满足其心。”在无论大小事情上,巴巴让我们感受到他的神性、他的在,因为他知道我们人类的头脑有多软弱,我们对他的信心有多脆弱。因而他不时地让我们瞥见一下,以滋长我们的信心。即使现在,假如你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他在不断留下签名,让人们知道他在,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意愿进行。
 
“在从没见过巴巴的新来爱者的故事中,你发现他们循着他的踪迹,他为我们留下的签名,一路找到了他。巴巴明确留下的这种签名是‘第二次世界大战’。巴巴说二战是他和五位至师控制的。我们的人类头脑常常会疑惑:‘这怎么可能?这么大规模的事件,巴巴如何控制?’这不可思议,但关于神的一切都不可思议。有一天,我在想事儿,脑子不觉转到了‘基督’(CHRIST)这个字眼上。我喜欢玩拆字游戏,将字母拆开,重新组成一个新词。我看着这些字母,基督这个词的字母向我揭示了自己不可能想到的东西。
 
“C-代表丘吉尔
“H-代表希特勒
“R-代表罗斯福
“I-代表度斯·墨索里尼二世
“S-代表斯大林
“T-代表铁托”
 
“他们是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六位主要领袖。而这对于我,完全是巴巴在向我们揭示——留下他的签名——他乃是唯一负责者。以便让我们感受到他在,知道他为我们而在,即使在危机时候,他也没有离弃我们。日常生活中,你若仔细观察,怀着他总在的觉知,你一定会发现他的签名。
“我努力在日常事务中寻找他的签名。这不但会使你的日常生活生动有趣起来,而且你一旦找到——这你肯定会的,心灵会充满他的在之喜悦——只有他的在能给予的喜悦。”


你是我的

有一天在美拉扎德,刚好是满德里接见朝圣者的日子,我有重要的事情想问玛妮,看她能否给我两分钟时间。我一直等她招呼完所有的朝圣者才提出请求,满以为她会答应,因为我只要两分钟。令我惊讶的是,她却说:“我很忙,这会儿不行。你下午来找我吧。我若是刚好有空,会给你两分钟。”
 
下午,我到女子那边找她。从满德里大厅后门去女子这边门廊的路上,左边有条长椅。有位朝圣者坐在长椅上,玛妮站着,同他说话。见玛妮周围没人,我很高兴。便走过去,站在玛妮旁边。等待着他们把话说完,想占玛妮一些时间,谈个私人问题。
 
这名朝圣者上了年纪,举止有些古怪。他在向玛妮抱怨,美国儿童怎样吃冰激凌上瘾,嗜食过度,糟蹋身体。他还说这种食品中添加了化学原料,因为商业化以及诱人的广告宣传,人们不顾健康,去吃这些东西。玛妮试图转移话题,谈论巴巴,但这人不让玛妮讲话,翻来覆去说这些。
 
这一定进行了十到十五分钟,我可以看出玛妮有点耐不住了。她想找机会脱身,这名朝圣者却不叫她走。我感觉好笑,玛妮两分钟的时间都给不了我,现在这名朝圣者却拖着不放她去。况且他说的也不是什么有意义的话题,或者是巴巴故事;只管絮叨着,我和玛妮都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。
 
我希望玛妮直言告诉他,她很忙,而后走开,就像早上她对我那样。但玛妮没这么做。尽管心烦,仍保持倾听状态。我决定打断话题,营救玛妮,便对玛妮说道:“打扰一下,玛妮,我想私人占用你两分钟时间,你要我下午来见你来着。”
 
玛妮向朝圣者表示歉意,拉着我的手走开。走过一段后,玛妮长叹一口气说:“谢谢您巴巴。”随后笑容满面地对我说:“显然疯了。我都不明白他要说什么,一件事说了半个小时,还不许我换话题。”
 
我笑了,对玛妮说:“我在那儿能看出你的窘境。”接着说:“玛妮,您两分钟时间都抽不出来给我,却给了那人半小时说疯癫话。”
 
玛妮转向我,以巨大的温暖和爱握着我的双手,说道:“鲁斯特姆,你是我们的一员,你是家人。那个人只是客人、来访者。你也希望我像客人、外人那样待你?对你,对自己人,对家人,我可以随意自然,而对外人,我得好好表现。经常得努力表演。你想要我这样对你吗?我哥哥佳尔经常抱怨:‘你对朝圣者那么友爱,对他们总有时间,就是对我们没有,’我会告诉他:‘可是佳尔,你是我的。你一直在我心里。’”
 
玛妮接着又说:“巴巴对我们也像那样。对他的满德里,很多场合都严厉漠然,而对他的爱者,只是倾注爱和乐。我们抱怨时,巴巴总是说:‘可你们已经是我的了,你们不需要那个。这只是对外人,以便有一天他们也成为我的’”
 
最后玛妮对我说:“你想做外人?”我回答:“我永远只想做您的——永远。”玛妮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,她留给所谓“自己家人”的那种拥抱。


唯一的守诺者

埃瑞奇和玛妮经常同时在满德里大厅,跟巴巴爱者分享巴巴故事。二人在性格和叙述方式上相互弥补;他们合作时,在那些时刻,故事更为津津有味,带给大家的喜乐,几近于在巴巴身边的那种喜乐。
 
下面的故事也许会带来那种时刻的情趣。埃瑞奇讲到巴巴肉身在世的最后日子:“巴巴当时在严格闭关,谁都不见。他不仅宇宙工作繁忙,身体也非常虚弱。所以有一天,看见个模样奇特的西方女子沿美拉扎德进路走来,我甚为吃惊。迎上去打听她是谁,从哪儿来。”
 
“原来她叫玛丽·贝纳特,来自澳大利亚的嬉皮士。在这之前,我们从未见过嬉皮士。她的衣服、发型、整个装束——令人叹为观止。她还随身带着一把吉他,那时没有巴士或者嘟嘟车,我纳闷她是如何大老远从车站来到美拉扎德的,那可是有将近20公里的距离。得知她一路徒步走来,我很是惊讶。”
 
“我问她来访的原因。她说澳洲的巴巴爱者托她给美赫巴巴稍个信;她,作为嬉皮士,在印度各地流浪,最后到了阿美纳伽。我对她解释说,巴巴在严格闭关,连通信都不允许,所以不可能见她。与此同时,玛妮从女子那边过来给我传话。她看见这名女子,脸上的惊异表情生动无比。玛妮感觉这样的景象美婼也会喜欢看,于是跑去后面女子处,征询美婼意见。不一会儿回来说美婼想见她。现在由玛妮给你们讲讲女子那边发生的事情。”
 
玛妮说:“我第一眼看见这名女子,被眼前的一幕弄得目瞠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个我可是从未见识过,心想这也会让美婼她们开心。于是,问过美婼,我带她来到后面的女子住处。每个人的反应都是,好像第一次看见个奇特的生物。但最初的震撼和好奇感过后,我们跟她攀谈起来。她带有吉他,美婼喜爱音乐,要她唱歌。美婼还要我们把玛丽唱歌用摄影机拍下来,我们也做了。”
 
“突然,美婼感到巴巴见了玛丽也会开心,负担减轻。”于是征询巴巴意见,巴巴说身体不佳,谁都不想见。因美婼恳求,巴巴让步,同意见玛丽几分钟。故而这个女子得以面见巴巴,并转达了澳大利亚巴巴爱者的口信。几分钟后,巴巴说玛丽可以走了。玛丽表示希望为巴巴唱歌,巴巴未许,但叫她参加几个月后的达善活动,这在普纳古鲁普若萨德举行,巴巴说那时她可以唱歌。
 
“玛丽表示到时她无法参加。”对此巴巴说:‘我向你保证,我会让你参加——你不但将到场,还将唱歌。’听巴巴如此说,我自忖:‘又一个巴巴用来安慰人的诺言。’念头刚出,巴巴即刻转向我说:‘我是唯一的守诺者,永远是’。边说边用拳头击手掌强调,仿佛在用神圣权威封印承诺:‘我是唯一的守诺者,永远是。’
 
“这之后不久,巴巴离开肉身,人人都因悲痛而震惊麻木。我们的整个世界都围着他转,现在没有了他。巴巴的遗体在美拉巴德山置放七天。爱者从世界各地涌来最后告别至爱。第七天,他的肉身下葬。这些都录了像。
 
“返回美拉扎德,我们尽最大努力面对损失,掩藏悲伤以支持美婼,她的呼吸即是巴巴,她的悲痛令人心碎。随着夏日临近,我们开始为普纳的达善活动做准备。我们知道,巴巴邀请了爱者参加,也一定会施达善,故而前往参加。
 
“我们还决定,到时候给爱者播放巴巴下葬的录像。达善期间,前来的爱者,人人都感受到巴巴在场。他履行了施舍达善的承诺,恰如他所言:‘我将斜靠着施达善,我会闭着眼睛。’播放巴巴下葬录像时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。第一个场景竟是澳大利亚嬉皮士玛丽·贝娜特弹吉他。我们完全忘了那段录像,在同一卷胶片上拍摄了巴巴下葬场面。就这样,巴巴履行了承诺,这位澳洲女子得以在古鲁普若萨德聚会上,为巴巴唱歌。我脑海里又闪现出那一刻:巴巴转向我,说道:‘我是唯一的守诺者,永远是。’”

译自《真正珍宝 - III》
翻译 美赫燕    校对 田心

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,谢谢合作!
相关附件:无
相关文章[真正珍宝]:无
下一篇:[17-10-11] 当帘幕拉开
上一篇:[17-07-18] 阿美纳伽和阿冉岗
相关评论:
添加评论:
Email:
评论[最多255字节]:

置顶文章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