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旦我在你心中觉醒,你也会觉醒且永远觉醒。因此要不断念我的名,在你心中唤醒我,以便你永远醒来。——阿瓦塔美赫巴巴 [13-07-21 3:22:02]
美赫巴巴的父母
作者:田心 发布时间:06-02-20 浏览次数:9010 [ ]

美赫巴巴的父母 

美赫巴巴原名叫默文·希瑞亚·伊朗尼(Merwan Sheriar, Irani),于1894年2月25日生于印度浦那。他的父亲希瑞亚(Sheriar Mundegar Irani)和母亲希芮茵·伊朗尼(Shireen Irani)都是波斯裔的琐罗亚斯德教徒。 

希瑞亚(1853-1932)出生于伊朗,很小就失去母亲,帮父亲看守“静塔”。经常目睹死亡,让他生出要究竟生死的强烈愿望。12岁时,希瑞亚告别家人,口念“耶兹单”(Yezdan,琐罗亚斯德教的神名),去寻找上帝。他靠乞讨为生,露宿野外,遇到过各种宗教背景的圣徒、瑜伽士、弃世者和圣人,有时跟一些苏非徒结伴而行。 

希瑞亚从不知畏惧。小时候,为了不让一个小孩的尸体在葬礼前被乌鸦吃掉,他竟把死孩子绑在自己身上,睡着了。在流浪期间,他还遭遇一只老虎,他不停地念耶兹单的名,老虎跟他对视了一夜,却在早晨自动走开。 

有一次在沙漠里,希瑞亚因口渴而晕倒,醒后看见一老一少两个身影,给他水渴。他喝完水,抬头道谢时,两个身影却不见了。(美赫巴巴后来谈到阿瓦塔和至师的特使时,便以父亲的例子,说明上帝对求道者的照顾。) 

希瑞亚在伊朗、印度和今巴基斯坦地区,流浪了18年,历尽万苦,却仍未得到他想要的上帝。他在绝望中,决定尝试一种叫“chilla”的苦行:在地上画个圈,在里面呆40天,不吃不喝不睡。但这很危险,很少人这么做。希瑞亚在圈中呆了30天之后,感到极度虚弱,就出了圈子,并晕倒在附近的河边。他醒来后,极为难过,感到这么多年的苦行都是一场徒劳。这时,一个内在声音告诉他:“你想要的和想见的,你命中注定得不到。得到他的是你儿子,你只有通过儿子才能得到他。” 

希瑞亚流浪到浦那的姐姐家。数年后,在姐姐的安排下,39岁的希瑞亚与14岁的邻居希芮茵成亲,共同生育了9个子女,7男2女,美赫巴巴为次子。9个子女中,三个夭折,长子早逝。为了养家,希瑞亚先后做过园丁,经营过房地产,开过茶馆。 

希瑞亚不善言谈,靠自学能够读写波斯语、阿拉伯语、古吉拉特语和马拉地语,并酷爱哈菲兹的诗。他天性善良,慷慨。亲戚朋友都很敬重他。 

他的生意伙伴穆劳戈(Mulog)利用他的善良和信任,让他在空白纸上签字,结果把他们合开的四个茶馆都弄到自己的名下。希瑞亚破了产,又丢了官司,却托人给穆劳戈带去下面的话: 

“你所做的一切,我已完全原谅。若是有一天你想求我宽恕,我可能已不在人世,因为我已经老了。所以要记住,你没有任何理由来求我宽恕,因为今天我已经彻底宽恕了你。现在剩下的完全是你和神之间的事情了。”(30年后,穆劳戈在临终前为之忏悔。) 

据美赫巴巴的妹妹玛妮回忆,她从记事起,希瑞亚的嘴唇总是不停地嚅动着“耶兹单,耶兹单”,即使在法庭上也不例外。 

美赫巴巴说:“我的父亲,在世上找不到第二个。正是因为他,我才生为他的儿子。” 

希瑞亚于1932年4月30日在孟买去世。巴巴和一些门徒在英国。30日半夜,巴巴突然拍手,把门徒阿迪(Adi K Irani)叫进房间。他用手指指下巴,然后双手往空中一伸。阿迪不解。第二天接到电报,说巴巴的父亲于30日夜去世。阿迪这才明白巴巴的意思,下巴表示胡须,是巴巴对老头儿的手势。 

当时,巴巴的两个门徒弟弟随巴巴在英国,另一个弟弟跟其他门徒一起在中国等候巴巴。只有母亲和小妹在家(大哥早逝,大妹夭折)。巴巴安慰两个弟弟说:“死是必要的,就像睡眠。一个人从睡中醒来,发现原先的自己。他死后回来,却发现自己在另一个环境和另一个身体里。死生都是梦。为了梦去欢喜去悲哀有何意义?但父亲的死却不是睡眠。他已经超越了这些,现在永远地醒着!他已获Mukti(解脱)!”


美赫巴巴的母亲希芮茵(1878-1943)受过良好的教育,端庄聪慧,据说是当时浦那城波斯人圈子里的“三美人”之一。 

与丈夫不同的是,希芮茵比较“现实”,跟穆劳戈打官司时,她听律师的主意,要希瑞亚否认自己的签字。希瑞亚拒绝了,并安慰妻子说:“他来世要偿还的。” 希芮茵不无讽刺地答道:“那时候,我又不在那儿!” 

希芮茵虽然对灵性不感兴趣,却在默文出生前后,有过几个“奇梦”。在默文出生前数小时,她梦见一个太阳似的人,坐在马车里,由几个人拉着,旁边成千上万的人(包括她自己)仰视他。默文出生后,她又梦见一个印度教装扮的女神,从他们家院子里的水井里出现,向婴儿默文膜拜,并向她索要他。 

遇到巴巴简后,默文失去了普通意识,整整九个月不吃不睡,甚至很少喝水。希芮茵请来浦那城最好的医生,但他们都束手无策。最后,希芮茵去见巴巴简,质问她对自己儿子做了些什么。巴巴简答曰:“什么?你儿子?他是我的儿子。他将震撼全世界!” 

希芮茵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,希望他当个名医或科学家。就在美赫巴巴被公认为灵性大师,且有众多东西方门徒之后,母亲仍然催促他成家立业。巴巴说:“跟谁成家啊?我在每个人身上都看见我自己,我哪能跟自个儿结婚呢?”

母子之间的关系很幽默。希芮茵喜欢鱼。有一次,希芮茵去看儿子时,悄悄托人买了条鱼做来吃。巴巴看见很不高兴: 

“母亲,你可以在浦那吃鱼,但这儿不行。在我的灵修院,谁都不能吃肉吃鱼。” 

“你是谁,敢阻拦我?” 

“我是神。” 

“对别人,你可能是神,但对我,你永远是我的默劳格(Merog,巴巴的昵称)。医生说吃鱼对我的糖尿病有好处。你拦不了我。” 

这时,突然串出一只野猫,刁起整条鱼就逃。 

“默劳格,你怎么这样烦我?你就是不想叫我吃,才派它来!” 

“现在你相信我是神啦?” 

“对别人可能是。对我,你永远是我淘气的默劳格。” 

巴巴开怀大笑,厨房里的人也充分享受了这场拌嘴。 

希芮茵很喜欢埃瑞奇的母亲盖麦(Gaimai)——巴巴几十年的亲近门徒。有一次巴巴说,他七百年之后再来时,盖麦将成为他的母亲。希芮茵说:“千万别做阿瓦塔的母亲!悲惨不堪!你没看见我的遭遇——怎样受外人侮辱,不得安宁!” 

那时,浦那城有些波斯人不接受美赫巴巴是琐罗亚斯德重临,甚至反对他,并且排挤和讽刺希芮茵。(但后来他们很多人都成为巴巴的跟随者。)但希芮茵很勇敢,从不低下高傲的头。 

美赫巴巴的妹妹玛妮回忆说,她有一天放学回家,看见母亲坐在巴巴的衣柜前,腿上放着巴巴旧时的衣服,悄悄地流泪。最后,连希芮茵也不得不放弃对巴巴的世俗希望。有很多年,巴巴的四个弟兄都在巴巴的社区服务,父亲去世时,妹妹尚年幼,家全靠母亲支撑。 

玛妮评价说:“可怜的母亲!嫁给一个弃世者,生了一个阿瓦塔!”(希瑞亚常接济穷人,且出手大方。美赫巴巴“下降”期间,母亲让他帮助照看茶馆,他一有空儿就坐在门口,大把地扔钱币给乞丐。) 

1943年2月25日,希芮茵在她最钟爱的儿子的生日这天去世,享年65岁。美赫巴巴听到消息,立刻回到浦那,他在离家不远处站了一会儿,未进门就离开了。巴巴说:“好在母亲走在我回来之前。如果我在场,就不会让她走,那样她就会受很大的苦。现在她已得解脱。” 

两天后,巴巴又对家人说:“母亲为我的工作出了很大力。她演完自己的角色,就回到我这儿。她异常坚强而无畏。父亲去世时,她独自在浦那。正是因为她的非凡勇气,我才能带上你们三个。现在她已摆脱一切尘世烦劳,很幸福。” 

希芮茵临终时,盖麦在她身边,令盖麦惊奇不已的是,她清楚地看见很多双金色的小手从希芮茵的鼻孔里不断地流出,在她的尸体上飞舞,最后,一双跟常人的手一般大小的手涌出来,这些金色的手围绕着尸体飞舞了一会儿,就慢慢地旋转着飞走了。 

美赫巴巴的父母合葬于美拉巴德山,阿瓦塔美赫巴巴的陵墓附近。

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
美赫巴巴的父亲希瑞亚(1853-1932)

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
美赫巴巴的母亲希芮茵(1878-1943)

转贴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,谢谢合作!
相关附件:点击下载
相关文章[父母]:无
下一篇:[06-02-20] 阿瓦塔
上一篇:[06-02-19] 当代阿瓦塔的讯息
相关评论:
添加评论:
Email:
评论[最多255字节]:

置顶文章